打印

[连载] 【西幻】奥尔帕特的魔女们(同步更新至二十一章)

          之二十一皇冠区血腥之夜(中)

  守在大门前的两名卫兵不约而同的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们面前的街景变得模糊了起来,街道和黑蔷薇之子的豪
宅之间就好像突然被一层莫名出现薄雾给隔开了。

  就当为此感到奇怪的他们准备上前去调查一番时,一个身边跟着一只黑豹的
黑衣女子穿过薄雾,径直来到两人面前。

  「在我面前跪下,那样我会可以考虑让你们死的痛快点。」不绕任何圈子,
食梦者梅丽尔开门见山地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哈哈哈哈……」两名把守大门的黑蔷薇卫队士兵根本没有把梅丽尔的威胁
当回事,他们以为眼前这位美丽绝伦的带着豹子的女人是黑蔷薇之子招来为晚宴
助兴的杂耍艺人,两人哈哈大笑着打开了大门,准备放她进去,他们没必要跟她
计较什么,他们不会在意这个讨生活的女人跟他们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反正她这
样的女人,只要一进入这间豪宅,就再没有活着出来的可能,「请进吧,大人们
还等着你的表演呢。」

  「才过去四百年,待在这座垃圾桶里的人就已经不记得我了……」感到有些
失落的梅丽尔冲黑豹自嘲地一笑,然后随手抽走其中一名士兵手中握着的长枪。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而梅丽尔夺取武器的动作又是那么自然,那两名士兵
站在原地愣神了好几秒,直到她又轻松的将长枪掰成两节,发出清脆的「咔嚓」
声后,才意识到武器被夺,眼前的女人不是杂耍艺人,是真的来要他们命的。

  他们知道的太晚了。

  梅丽尔将左手握着的长枪后半截当成棍子使用,几下就敲碎了两人的膝盖骨,
她不会跟这两个被迫跪下来可怜虫计较他们惨叫声的大小,也不介意惨叫声会引
来更多的守卫,她很满意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很好,既然你们肯向我下跪,
那我也会遵守约定。」

  用另外半截长枪将两人的脑袋穿到一起后,食梦者吹着轻松的口哨,光着脚,
顺手又解决掉两个寻着惨叫声过来查看情况的士兵,然后带着黑豹希拉沿着草坪
继续向前溜达。

  而在豪宅内部,只有男宾的宴会才刚刚开始有些气氛,黑蔷薇之子坐在一张
舒适的大椅子上,看着那些与自己有着相同爱好的宾客们相互碰杯,勾肩搭背的
攀谈,看着连最苍白的脸孔上也因有了酒意而变得发红,看着大厅中间两个空荡
荡的烤架,看着所有人的眼中都泛起了贪婪的热情。

  他认为时候差不多了。

  「去地牢把那两块美肉带上来,大家都有些饿了。」

  这么快就要处理掉那两块珍惜的美肉,黑蔷薇之子多少还觉得有些可惜,尤
其是那个美丽娇小的女精灵,甚至都没有独享就要拿来与人分享了,他到现在都
在懊悔,为什么自己昨天就没想起来先用一下。昨天他回来后,脑袋是觉得有些
昏昏沉沉,但不至于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

  他决定这次要延长一下烧烤前的娱乐时间,一定要在那时候好好的享用一下
那树精灵的身体,以弥补昨晚的失策。

  想到这里,黑蔷薇之子的脸上露出了残忍淫靡的冷笑。

  看到主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守卫队长伊思本那颗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一点。

  从昨天起就有些奇怪的黑蔷薇之子总算变回了他认识的那个人——好色、残
忍以及变态嗜血的休·克兰贝尔。

  但也仅仅是这一点好的变化而已……

  当他在地牢中听到自己的主人只是下命令将女精灵继续关押,而没有第一时
间把她脱光了捆在寝室大床上时,这个一直跟随在黑蔷薇之子左右,对他主人的
性格了如指掌的守卫队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他受到的训练与教育让
他不会违背主人的命令,但不代表他不会产生疑问。

  没有第一时间享用自己的猎物,这实在是太不符合黑蔷薇之子的作风了。

  而且今天的这场宴会,也让他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酒宴上居然没像往常那样给宾客们准备侍奉的女奴,而且更奇怪的事,这些
同样参加过多场同样宴会的宾客们竟然也都接受了没有女奴的事实,且没有一个
人提出异议?

  这太奇怪,太反常了……

  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操控着那些人的思维一样……

  越想越紧张,越想越不安的守卫队长伊思本,在休派人去地牢后不久,也临
时决定去一趟地牢!

  「不能浪费如此多的美酒……」梅丽尔没有直接去宴会场,而是转道去了克
兰贝尔家的酒窖,为此她不得不特别跟急着去找飘叶的黑豹希拉做了一番歪理解
释,「办正事之前,我要先洗劫酒窖!」

  痛饮美酒,这当然不是食梦者的真实目的,至少有一半不是。

  打破了酒窖里几乎所有的酒桶,品尝了一圈黑蔷薇家珍贵的藏酒后,微醺的
食梦者带着被她保护的好好的,没有受到酒气影响的黑豹淌着酒水,来到了尽头
处最后一个未被破坏的酒桶前,往前轻轻一推,现出了一条藏在假酒桶后面的暗
道。

  「去看看更好玩的吧。」梅丽尔俯下身,冲一脸惊讶的黑豹神秘兮兮地一笑,
然后摇晃着身子,悠闲而轻盈地走在了前头。

  穿过一段低矮的甬道,梅丽尔领着希拉竟来到了金玫瑰之子的秘密陈列室。

  「这家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瞧着那一排排的经过特殊处理的纪念品,
梅丽尔那张总是带着温柔或是虚伪的玩世不恭微笑的脸庞变得充满了暴力的需要,
她的双眼闪烁了一下,然后突然变暗变得漆黑,接着又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
「所作所为,连我也自愧不如。」

  现在,食梦者想去宴会厅找那群畜牲不如的家伙们的麻烦了。不过在那之前,
她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

  脸色煞白的梅丽尔走到黑蔷薇之子最新的陈列前——树精灵琳恩·飘叶的神
木弓安静的摆放在水晶架子上,除此之外,神木弓旁的一柄漆黑匕首更格外的引
起了她的注意。

  梅丽尔认得这把匕首,更认得这把匕首的主人,那可是一只为自己奉上了一
顿美味的噩梦的可爱猫咪,没想到她也落到了这伙人手里。

  甜美温馨的快乐又重新回到了食梦者的脸上,她小心地将小树苗的神木弓和
可爱猫咪的匕首从架子上取下,把它们绑在希拉背上的同时,也悄声告诉了它该
去哪里找它的朋友。

  「记得带小树苗来这里一趟,我相信在看过这里的陈列之后,她会更坚定杀
人的决心。」嘱咐完这些后,梅丽尔便与黑豹希拉分道扬镳了……

  「没想到大人他真的做了。」一名光头护兵一边用钥匙打开地牢的大门,一
边跟与他同行的刀疤脸护兵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说什么?」刀疤脸没明白他想说什么,就又反问了一句。

  「那个影子刺客公会的半猫女,没想到大人真的对她动手了。」

  「大人早就对她垂涎三尺了,那个半猫女落到大人手里是迟早的事。」

  「我知道……但是,她毕竟是朱尔娜手下的红人,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

  「也许大人他,也许是公爵大人他准备对影子刺客公会下手了……」刀疤脸
小声对光头说道,「我从公爵府的朋友那得到了一个消息,最近经常有操着南方
口音的人来找老爷。」

  「你是说……」

  「是啊,如果是要铲除影子刺客,那么提前处理掉朱尔娜的左膀右臂就显得
合理多了。」刀疤脸点点头,聊到这里时,他们两个正好走到关押树精灵与半猫
女的牢房前。

  「睡得真香啊……」光头护兵扒着栏杆向里瞅了瞅,里面的的树精灵和半猫
女似乎还没有摆脱昏睡雾的影响,已久待在原地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确认女孩们身上还戴着镣铐后,两个男人放心地打开了牢门,一进来,刀疤
脸就立刻抢着去到半猫女那边,他不想错过在那有名的半猫刺客身上揩油的好机
会,慢了一步的光头卫兵嘴里不满地嘟哝着,来到了树精灵这里。

  虽然眼前的这个尖耳朵少女身上仍穿着衣服,有些部分也不似半猫女那样丰
满诱人,但树精灵身上独有的森林气息却自由一种可爱轻灵的姿态与色泽,同样
叫人看着神往,散开的金发,弯弯的细眉,小巧的鼻翼,粉光中带着一点鲜红的
嘴唇,娇小的胸脯、躯干和手臂,让人类女子羡慕的修长大腿,黑色长裤包裹下
的伶俐纤细的脚踝和有着完美脚型的裸足——即使是最残暴的恶徒,看到这样一
个大自然精雕细琢下的优美造物,也会产生一丝怜悯。

  「对她来说,如果能这样一直睡下去再不醒来,那就是个最好的结局了。」

  「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厅里的客人们可没那么好心,他们都在等着
听她们的哭喊哀鸣,等着享用她们呢。」刀疤脸无情的道出了残酷的现实,同时,
他的手也按在半猫女的柔似无骨的娇躯上面……

  就在这时,四目紧闭的半猫女突然睁开了她的一双凶目,与猝不及防的刀疤
脸打了个对脸!

  「喵!」胜券在握的猫科生物猛地挣脱虚挂着的镣铐,一边发声嘲弄着对方
的愚蠢,一边出手扭断了他的脖子!

  「你是怎么?!」突遇变故的光头护兵反应很快,他几乎是在同伴遇袭的第
一时间就抽出佩剑,准备上前帮忙,但是注意力全都放在半猫女身上的他却忽视
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半猫女是装的,那他身边的树精灵为什么不能也是装
的?

  这个致命的疏忽让光头护兵一下子失去了先机,他刚往前迈出一步,脚腕就
被摆脱镣铐的树精灵一把抓住,失去重心的他怪叫着扑倒在地,佩剑也脱手滑倒
一旁,一击得手的树精灵当然不会给他重新爬起来的机会,机敏的姑娘一下骑在
他的身上,将原本拷着她的镣铐用在了光头护兵的身上。

  就在光头护兵还在奋力挣扎,树精灵准备出手打昏他的时候,已经结果了刀
疤脸的半猫女走过来,一脚踩断了光头护兵的脖子!

  「你还想留他一条活路?」半眯着眼的半猫女瞧着表情丰富的树精灵,淡淡
地揶揄道,「你的天真让她感到难过。」

  「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工具结果他而已!」还不习惯下死手的树精灵倔
强的反驳着。而根本不屑回答她的半猫女只是弯下腰,随手捡起地上的镣铐,狠
狠地朝光头护兵的死尸砸了几下,给他的光头开了瓢,同时也打碎了树精灵苍白
无力的辩解。

  「黑蔷薇卫队的人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这两个被偷袭死掉的家伙代表
不了他们的真实水平。」半猫女脱下死尸的衣服,扯成一块布条绑在身上,略微
起到了遮身的作用,她原本没想做这种多余的事情,这样做完全为了照顾那个看
上去还是个小雏的树精灵的情绪,「如果不拿出你死我活的决心,是杀不出去的,
她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你。」

  「我知道……」树精灵暗自给自己鼓着劲,她不想让那个高高在上的半猫女
把自己看扁了,「我可以照顾自己,我也杀过人!」

  「哦?」已经来到过道,开始拆卸陷阱机关的半猫女饶有兴致地哼了一声,
她很乐意在自己工作时能有个聊天对象,「杀过多少?」

  「一个……」树精灵想起了自己在黑森林的经历,「第二个没杀成……」她
又想起了自己在玲珑塔上的失败。

  「一个就是很好的开始……」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半猫女,耳朵突然动了动,
然后转过头,和同样听到了什么的树精灵紧张的对视。

  「有信心杀第二个么?」半猫女问话的同时,守卫队长伊思本出现在了地牢
门口……


[ 本帖最后由 sd225597 于 2021-3-7 18:5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d225597 金币 +70 发帖辛苦啦! 2021-3-7 18:53
  • sd225597 原创 +1 发帖辛苦啦! 2021-3-7 18:53
  • sd225597 威望 +1 发帖辛苦啦! 2021-3-7 18:53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3-8 04:33